潘志文演戲認真夾落力

 

 

 

    潘志文在「鱷魚淚」演一個墮入社會大染缸,由一個純樸青年變成大鱷魚的呂文駿,外間對他的演技,評價很高。反而潘志文對自己的表現並不滿意。他常說:「如果有機會再演,我如今演得更好。」對一個藝員來說,常不滿意自己的演出,那才有進步,不會周前自封,潘志文就是一個好演員。

    當麥當雄被提升爲節目總監的時候,潘志文是不大快樂的。他不是不高興老友升職,只是他從自己的立場上看,也有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說:「麥當雄過去擔任高級編導的,事無巨細,他都親力親爲,他的要求很認真,一個演員不符合他的要求,理想,他可以 NG 十次八次,所以,當阿麥 OK 的時候,我們已信賴他的決定,對自己的演出,也有了信心。」

    「阿麥升爲總監後,他只會埋頭致力於行政工作,他不會再親力親爲的指導節目了,當阿麥不再做節目時,我或多或少也有失落感。別的導演 OK 的時候,我仍然對自己的表現沒有信心。也許我們依賴慣了,才會怕自己做得不夠好。」

    從以上的一番話可以看出,潘志文是一個多麽認真的藝員,只要他接到劇本,便不用擔心,他會努力了。

    每次接拍長篇電視劇,潘志文忙到以電視台爲家,他也不會埋怨。

    他說:「我也不知道爲什麽,生出來就是一個要工作的命,當我拍長篇劇的時候,睡眠少了,休息少了,我反而增磅了。可是,當我一閑下來的時候,反而瘦起來。我相信別人一捱就瘦了,與我無緣呢。」

     

    潘志文後來分析過,他相信也可能是自己忙於拍戲,不能睡覺,只有拼命吃東西,補充體力,把他的肉不斷的補回來,且捱通宵,不瘦反肥,就是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從事娛樂圈,不經不覺也有七、八年時間,潘志文過去曾拍過電影、廣告,後來加入港台,又被麗的羅致。

    「鱷魚淚」是他演出生命的一個高潮。雖然他自己本身,不想被觀衆定了型,以爲他只能做呂文駿,但也不能抹煞自己的成績。

    一部長劇的成功,使潘志文真正的投入電視行業,在演出方面,也有突破性的表現,不再是「小時候」的叔叔,乾淨、敦厚,他也有另一面的發展。

    潘志文只要有好的表現機會,他並不介意自己的叔叔形象被破壞。

    沒有一個藝員可以因步自封的,他的想法,支援他全心全力的投入自己的角色,爭取了優異的演出。

    像「變色龍」的鄺志立,他又回身一變,成爲一個爲民請命,幫助窮人的律師,他的一份正義感,也迷倒了不少電視觀衆。

    潘志文的個性很淳樸,除了愛好的演戲之外,他平常並不接觸這個圈子,以家庭為重。

    他常說:「我能專心演戲,因為我有一個好妻子,她替我持家,讓我可以安心做事。」 潘 太太自然也是丈夫的忠實影迷了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婚後他們已有了一個女兒,潘志文教女兒的方法,和普通的父親不一樣。

    別的父親,渴望將自己的女兒,訓練成為一個淑女,溫柔而有女人味。

    潘志文的小女兒才丁點兒大,潘志文已開始教她喝酒及打武功了。

    我說:「你想將女兒訓練成為女強人嗎?」

    「我沒有這個意思,」潘志文說:「我讓女兒學懂喝酒及打拳,也只為了她將來在社會上獨立時,有了防身的辦法。」

    潘志文說:「將來的社會,治安越來越壞的,女兒學懂武功,可以保護自己呢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怕女兒比男孩子更叻,以後沒有人敢追求她嗎?」香港目前流行了一句話,「太叻的女人,婚姻一定不幸福,因為風頭讓女人出盡了,還輪到男人的頭上嗎?」

    潘志文說:「我看不慣這些男人,我的看法認為,不論男女,形勢別人強,那只有認命的份兒,如果是男孩子怕女孩子比自己聰明,比自己更叻,那只代表了他自己沒有信心而已。」

    我覺得潘志文這句話,講得很有道理,可惜很多男人沒有想到這一點,只要女人強一點,女強人的帽子便蓋在她們的頭上,卻忽略了她們對社會的貢獻及力量。

    潘志文說:「我贊成男女平等,但是,我在家裏,依然是一家之主,這也許是小小的矛盾,只在乎夫妻互相接受對方,這個問題,並不嚴重。」

    只因為工作忙碌,否則潘志文也渴望追多一個。最好是兒子,湊成一個「好」字。女兒有個伴,自己也多一個乖寶貝,趁這段時間,他努力拍戲,為家人追求將來更美好的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