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願嘗試多樣角色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潘志文是位新藝員,經常

在無線電視演出,本文是他自

述演電視劇的感受。

 

         

 

    「身為演員,必須嘗試任何角色!」

    這句話相信很多人都曾經說過,我亦曾常常以這句話來勉勵自己。

    我是無線電視的一員,經常參加電視劇的演出,現在算來,不知不覺已有兩年多的時光了。在螢幕上,我做過很多不同的角色;做過文弱書生,也做過忠勇軍人;忽老忽少,忽男忽女。各種階層的人物,給我很多磨練的機會。

 

初接劇本誠惶誠恐

    我演戲雖逾兩年,惟自問經驗尚淺,要將每一角色都演得好,當然不是容易的事。所以每當我接到新劇本的時候,總是有「誠惶誠恐」的感覺。

    幸而,編導對我都肯悉心知道。演出之前,大多對我指示:分析劇中人的性格,細述故事背景;甚至教我穿什麼衣服,或梳什麼髮型,配合劇中人的身份和性格。此外,工作時常得前輩提示,同事衷誠合作,得以順利「過關」;從演戲中亦吸收了很多知識。

加入無線已逾兩年

    這兩年來,我在 「無線」已演過不少戲。最初加入「無線」時,我在偵探劇「法網難逃」演出,當時常以反派姿態出現;後來改變戲路,在「歡樂今宵」中演過幾出戲劇;接著演出「向日葵」、「琉璃世界」、「樂韻雛聲」、「小鳳仙」、「變」和「私戀」等。在演電視劇期中,間亦參加一些廣告片演出,使我增加了很多寶貴的經驗。

以前曾演廣播劇

    在加入電視臺之前,我曾在電臺及電影圈工作過一段時期。因我在電臺時演的是播音劇。故此有人問我“播音劇與電視劇有何不同?

    就我工作所得的感受,覺得演播音劇毋須熟念「對白」(熟念當然更好),演出時大可一邊看劇本一邊念「對白」。不過,演播音劇的「對白」最為重要,因聽眾看不到你的樣子、表情、動作以及環境等等,只憑「對白」和「聲響效果」瞭解你所演出的情形。故此演員念「對白」時,必須注重發音清楚,情感動人,始可引起聽眾共鳴。

    演電視劇比較複雜,除了注意「對白」外,並須顧及「表情」、「動作」、「台位」等等;甚至一舉手,一投足,事先都要經過排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初演電視鬧出笑話

    因我慣演播音劇的緣故,所以最初演電視劇時感覺很不自然,鬧出很多笑話——念對白時特別誇張、月臺位不正確、表情呆滯等等。後來經過編導循循善誘,缺點始得慢慢糾正過來。

    現在拍電視劇很注重外景,因此經常要隨編導前往海灘、郊外,或者繁盛的街道進行工作。拍外景往往要受日曬雨淋、風吹雨打;拍攝後還須到配音間配上對白,所以較為辛苦。

    不過,我卻特別喜歡外景工作。因其過程完全是采「分鏡頭」方法,與拍電影一般無異;演出時,每一句說話,每一個動作演出都要特別認真,對我來說是受益不淺的;另一方面,我也因此機會得到各處旅行,寓工作於娛樂,別有一番樂趣。

 

拍電視劇甚多樂趣

    除了上述的樂趣外,還享受到很多其他的樂事。自我演出「春暉」以後,時常都收到觀眾的來信,對我常加指導與批評,字裏行間充滿真摯的感情,使我十分感動。

    在「春暉」裏,我演黃曼梨其中的一個兒子,後來與一富家千金結婚,事業甚有成就。可是妻子在富家長大,那一種千金小姐的刁蠻脾氣,常常在我面前發作,無理取鬧。為了家庭,我只好處處忍讓。

    當時有一位觀眾對我大表同情,來信對我諸多安慰,使我甚為感動。

 

觀眾來信常有趣聞

    不過,月前有一封來信,信裏說:「你搶別人老婆,破壞別人家庭,真恨不得揍你一頓!」

    我看了這封信後,起初莫名其妙,後來細想,才悟其中道理:原來「變」一劇中,我演一位青年導演,本有很多年輕貌美的少女追求,可是偏偏愛上一個有夫之婦(李司棋飾)。她有兩個子女,並且是我老友(杜平飾)的妻子。我竟橫刀奪愛,破壞了他們美好的家庭。

    我給這位觀眾謾駡,心裏很不舒服,後經一位前輩提示,我才醒悟過來。

前輩開解茅塞頓開

    那位前輩說:「無論觀眾對你是『贊』是『彈』,這是良好的反應,也證明你演出有成績;換句話說;若觀眾對你的演出全無反響,那才令人擔憂!」

    聽了他這一番說話,我才明白其中道理,也加深了我對演戲的認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