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志文演出「鱷魚淚」有微言

 

       
 

 

    爲了趕拍「鱷魚淚」,戲量不少的潘志文,雖有家亦歸不得,他差不多每日都要在電視台內守侯,而且廠景外景日以繼夜的接著錄映,幾乎兩三個潘志文也不夠應用,所以月來令他分身乏術,做到頭昏腦漲,差點被「鱷魚淚」的淚水浸沒,還幸他年輕力壯,尚可連續捱得幾個通宵。

   

    因爲潘志文的錄映工作一刻都不能夠鬆弛,故難免把家庭冷落到一旁。而他也搖頭歎息的表示,身爲藝員,總要犧牲一點,尤其是家庭與工作,兩者是難以一同兼顧的,因此,最佳方法,只好儘量利用空閒時間回家,不過,藝員工作是沒有固定休息時間,且還經常通宵達旦,所以若要維持與家庭關係,往往令人顧此失彼,然而這種情形,在影視圈中,已是無可避免的事情。

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由於潘志文體驗到忽略家庭的重要性,要是工作稍爲清閒,他都希望留在家中陪伴家人,可是工作困身,每每與家人同聚時間不多,爲此,太太對他便經常産生微言,同樣,潘志文亦瞭解自己工作的處境,所以決定在演罷「鱷魚淚」一劇後,將與家人往東南亞一帶旅遊散心,藉此彌補他在拍「鱷魚淚」這段悠長的日子內,未能全心全意照料家庭的過失。惟據悉「鱷魚淚」原定拍攝八十集的計劃有變,就是再添食八集,那麽,潘志文還要多捱數十天,才能履行其旅遊大計呢。

 

   是次潘志文替麗的演出「鱷魚淚」這部長篇電視劇,是他第一次嘗試,在過去,他只有演出一些單元劇,或是十三輯的短篇連續劇,故並未領略到拍長篇劇的滋味,但現在,他已親身領會到拍長篇劇的苦處。故以短篇與長篇作比較,潘志文還是欣賞拍短篇劇的好處,因爲短篇劇容易使藝員將演技消化,相反長篇劇則令人有吃不消之感,不過,彼此各有利弊,短篇劇來說,只能過過戲癮,有多點機會演出不同類型角色,而長篇劇卻是藝員磨練演技的最佳機會,可惜拍攝時間匆匆,藝員沒有充分時間瞭解劇情,很容易給人一種急就章錯覺。

 

    潘志文發覺演長篇劇的另一弊端,就是藝員未有時間分析劇情輕重,使藝員對劇中人感情表達,未能完全投入,而且藝員精神不足,直接影響演出,及間接把劇集水準拉低。所以他主張在拍攝任何劇集前,最好有充分時間籌備,使藝員也有充足準備功夫。

 

   雖然潘志文說出個人對長篇劇的感受,但無可否認,觀衆對「鱷魚淚」的評價頗高,而且也給予飾演呂文駿的潘志文不少讚賞,不過,潘志文對自己在「鱷」劇中的演出並不十分滿意,他認爲倘若觀衆說他在劇中演出可值六十分的話,他自評自己只值四十分而已,因爲他感到在「鱷」劇中,由於拍攝過於匆忙,使他自覺演來毫無深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