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今戒吃三六

 

       
 

 

文:潘志文

 

    麗的拍「三國春秋」時,要我飾演呂布,我興奮地接受了。我喜歡扮呂布,不等如我喜歡這個有勇無謀的歷史人物,我尤其不喜歡呂布的剛愎自用性格;只是他威武的形象頗投合我的心意——我本能地仰慕英勇,偏是我在實際生活中卻帶上一點文弱。演過呂布後,你信也不信,我自覺外型似乎強悍了一點哩!後來「鱷魚淚」又派我演呂文俊這個角色,由善良子弟變成大鱷,形神變易巨大,我花了好大的力氣去裝出惡相。這時間我變成自己演技的觀察員,一邊看著電視裏呂文俊,一邊琢磨著演得威一點。

    我渴望堅強,使我渴望生男莫生女。杜甫詩雲:「信知生男惡,反是生女好」,但我就是要生男!

    哪知天不從人願,生了個嬌滴滴的女孩!

    我太太笑道:「別看小這個女孩子,將來威起來會叫你咋舌!」

    「威?嘿嘿,俾人蝦少 D 都唔多呀!」我說。

    我這個女兒如今已兩歲多了,前些時我們送她去幼兒院,再三叮囑教師,不要讓她被男孩子欺負。老師們保證會照顧她,叫我們放心。

 

 

    你估我的女兒在幼兒院表現如何?最近教師們向我訴了:「你的潘納呀,強橫得很。」

    我吃了一驚,難道弱質女孩竟變成大鱷了麽?

    「她又八又惡,男孩子都怕了她啊!」

    真想不到,難道我女兒是穆桂英,不,是劉金定投胎的?我看過「三看御妹劉金定」,暗想,將來她不要學劉金定抗父命才好。

    由女兒出乎意料的性格,聯想到自己嗜好的意外變異。

    我挺好「三六」,每必飽餐而後快。說來怪得很,前些時圍爐大快朵頤一頓後,從心底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預感——似乎有甚不妥等在前頭。不由心中有點戰戰兢兢。我對太太說:「我好象撞了邪。」

    說來可玄哩咧,果然在短短一段時間內,不如意事接二連三地碰著,「變生肘腋」一般地發生。雖屬小小不快事,亦引起陣陣疑雲和戒心。太太認爲這不過是心理作用,但既存恐懼,就戒吃了吧。

    戒吃就戒吃吧,反正帶著這種心情去吃已沒有享受可能。使我詫異的是這件小事至今我找不出它的邏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