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志文在大陸有七年之癢

 

       
   

 

    一趟大陸之行,幾乎令潘志文泛起了七年之癢。

結識幾位靚表妹

    潘志文是跟隨麗的「故鄉新貌」外景大軍,返回國內潮汕多個地方拍戲,工作雖是緊張勞累,但在總共逗留了的廿多天內,到處惹相思,結識了不少潮州美女。他在返抵香港後,就情不自禁的說:「我在國內認識了很多位表妹,如果有機會,我不但要爭著回國拍戲,也要抽空前去探望她們。」

    細味潘志文的說話,可知他已在國內留下了感情,同時,表妹而又需要用認識兩個字去形容的,可知並不簡單。

在穗作針灸治病

    在國內奔波勞碌地過了一段不長不短的日子,潘志文變得更加黝黑,兩頰微陷,但談起個中歷程,充滿了苦中有樂的感受。

    「除了有七八天因爲降豪雨,我們不能到外邊工作。」潘志文開始暢談苦與樂,「其餘時間,都是晨早起床,立即化妝出發,一直工作到深夜十二時過後,才可以休息。加上天氣變幻無常,害得我連病多次,從廣州返回香港的前一晚,我也要接受針灸治療呢!」

曾遊覽名勝古迹

    潘志文表示,從辛苦的角度去衡量國內之行,廿多天好比幾個月,不過,肉體雖然勞累,精神卻甚愉快,見聞大大增廣,遊覽了不少名勝古迹。體驗各地風土人情,總算不枉此行。同時,最令他難以忘懷的,還是每經一地,都結識了幾位美麗的姑娘,離別之日,不勝依戀,有幾位姑娘自願剪下青絲一綹,送給他留念。

 

長髮爲君剪下來

    當記者問他青絲何在,是否真有其事時,潘志文笑笑說:「在外談情說愛,無關重要,但連人家的秀髮也帶回家去,那還了得,我結婚多載,雖有微癢,但還不至於想起婚變呢!」

跟靚女打了交道

    潘志文坦承,他不是個花心蘿蔔,但離開了家,在外工作,枯燥繁忙,跟溫柔的女孩子打下交情,可有一服清涼劑的感受。

海豐女郎最迷人

    「當我們每天拍完外景,返回旅舍,沐浴飯後,便跟女服務員談天說地,以消疲勞。」潘志文談他在國內生活的另一面,「你不知道,海豐和陸豐的女郎最是動人,她們皮膚幼膩,嬌豔欲滴,而且談吐溫順,跟她們對座,有如沐春風的感受,也幾乎惹起我的七年之癢,因此,我就索性把她們以表妹,表妹的稱呼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這樣稱呼人,她們可有反感?」我笑問。

  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

 

 

睹物思人暗溫馨

    「不會。」潘志文笑來得意洋洋,「這樣親切的呼喚,她們最爲受用。有幾位表妹在我要另往他地時,依依不捨,眼眶微紅,自動提議送一束頭髮給我留念,只是我不敢接受罷了!」

    送君一束青絲,睹物可以思人,想來旖旎萬分,亦可以知道潘志文是具有吸引力的男人。不過,潘志文強調,他對潮州美女只有欣賞,沒有幻想。

    「雖然我不會做出越軌的行爲,」潘志文正經地說,「但那些表妹的確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,有機會,我是會再回國內去探視她們的。」

 

◇ 以上資料感謝慧公子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