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潮已退不期望在星馬掘金 潘志文不後悔離開麗的

 

       
 

 

    潘志文離開麗的之後,雖然仍是身在江湖,但因見面少,感覺他與此圈的距離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偶然機會,於一個宴會上遇見他,驟眼看,他還是老樣子,說話時嘴角挂著笑容。

    「很久沒見面,近來怎樣呀?」我主動打招呼,因爲,他躲在人群之中,幸他穿著一套白色便服,才容易發覺他。

    他帶著笑回答說:「還是老樣子。」

    潘志文畢竟是醒目仔,他立刻接著說:「我知你想與我閒談,但我沒有特別,生活像以前那樣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爲什麽這樣驚,怕見到我呀?」

    「不是,」他連忙否認,隨後,他主動打開話匣。

    他說,他暫時沒有新工作,計劃稍後到泰國拜神和散心,鬆弛一下。

    潘志文離開麗的之後,表現得有信心能在這個圈打混下去,多次見他,臉上仍是那充滿自信的笑容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 

    但在這大半年看來,他替港台做過一個廣播劇,到澳洲和東南亞登台之外,電影上,看不到他的影子。電視上,可目睹的是以前,那可愛的鄺志立。似乎他與麗的結束賓主關係,並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「現在麗的,也不是太好,還不是動蕩不穩。」他的語氣,對自己雖然離開,但沒有半點後悔之意。

    有人說,假如,潘志文仍在麗的,這次開拍「家春秋」,高國新的角色會落在他身上,因爲,他總比伍衛國較適合。

    他還是那樣自信,說:「若我在麗的,肯定有份參與這劇演出,但現在,我已非麗的的人。」

    潘志文本想拍電影,但找他拍的題材,角色,他均認爲不適合。至於登台,東南亞的熱潮已經退,他不再期望在這星馬地方挖到金。

    因此,他暫時沒有新計劃,和動向。藉此空閒去享受人生。

    「你沒有事做,食榖種呀?」我開玩笑說。

    他認真地說:「我真的是食榖種。」隨後,他笑說:「我們握握手,我很高興見到你,但我要走了,後會有期。」

    最後,他強調,他離開麗的,沒有感到後悔,因爲,他在電視已太久,應該轉換一下環境的。

    但我有一種預感,他會重返電視的。皆因桐油埕始終是載桐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