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洲之行記趣 賺錢的快感

 

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

 

文:潘志文

    最近認真倒楣。星洲登台返港,謠言滿天飛,什麽只顧賺錢而失職,什麽麗的要把我雪藏,總之翻開報紙,滿天神佛,看得頭暈眼花。

    我也曉得自己有不對之處,當時人家左央右求的請我登台,我一時心軟,也就答應了他們,原初登台十天,未幾麗的拚命搖長途電話來催我返港開拍「血淚中華」,所以實在只添食替該夜總會唱了兩晚, 便匆匆回來。初時他們也不肯放人,最後當然是麗的在長途電話中討價還價,互相遷就一步才成,我答應將來只要一有空便即赴彼邦還債,那才甩身,否則談不攏,麗的不氣得呱呱叫乎!

    而事實上,根本我只是遲了兩、三天吧了,當初我向麗的請假,一時計錯數,寫早了幾天。所以最後我遲了兩三天,就好似遲到很久般,也怪不得公司不高興,誰叫自己疏忽大意,水洗不清,跳下黃河都唔掂了。

    我一向做人很有原則,從不輕易被迷亂心思,今次我只能說是大意,有幸我過往紀錄一直良好,所以麗的姑且原諒我一次,不作斤斤計較,所謂雪藏,報章寫的根本不符合事實,我這幾天不是好好的被安排演出嗎。

 

         
 

 

    唉 ! 這些不談了,實在影響心情,本來多年來浸在這娛樂圈,個人再唔化,都睇到化,幹嗎又會影響情緒,真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嘻!談談我在星洲的情形,輕鬆嚇重好。這次才真正發覺,賺真錢的快感,並非講以前在麗的賺的是假錢,當然不是,而是今趟真的賺大錢,第一次賺個盤滿缽滿而已。從前人家講藝員好揾,我從不覺得,公司付給你的薪酬,永遠有限,做又做到死,捱更抵夜,現在才清楚,揾外塊才是揾真錢,一晚才唱那幾支歌仔,真開心。

    不過,說真,若果不是有公司力捧,星洲那邊又有誰識你,誰會找你去登台唱歌,誰會把一疊一疊銀紙塞進你的口袋。所以說,做人要飲水思源,沒有公司捧,公司支持你,想發橫財夢都幾難。

 

 

◇ 以上資料感謝雙雙贈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