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自負的潘志文!
       

 

 

    無線的當家小生是鄭少秋,而麗的能與之匹敵者,相信是穩坐麗的小生第一把交椅的潘志文了。

    扮嘢秋與潘小生,論外型,均是一派清朗俊彥、文質彬彬而略帶脂粉味,二人最恰宜扮演風度翩翩佳公子或俠骨柔情的風流俠士。誰說相貌不是第一件呼人注目的東西?有出色的演技,只能叫你在娛樂圈站穩,像廖偉雄,演技夠精湛了吧,但始終是「小人物」腳色,未能在長劇中擔正,廖偉雄與周潤發,你寧取後者吧?觀衆始終是希望視覺上得到享受,喜歡看悅目的美女俊男,所以要在娛樂圈中泡得紅而又紅得久的話,就必須「美貌與演技」兼備。

    潘志文的俊秀外貌,加上了得演技,就使他穩坐了麗的首席小生寶座!

    偏偏他不大珍惜自己的外貌,埋怨演得斯文人太多,他露出無可奈何的神色說道:「整天穿西裝令我吃不消,我反而渴望演一些『爛衫戲』,但苦無機會!」潘小生大概聽過「穿起龍袍唔似太子」一語吧,恐怕他也是那類「穿起爛衫不似乞兒」的人了。

    人家都說潘志文的古裝戲比不上時裝,潘小生爲此大呼冤枉。「這只是觀衆先入爲主的想法,因爲我是靠演時裝戲而紅的,所以他們便認爲我的古裝不及時裝出色。」

    那邊廂的鄭小生不是也一樣嗎,憑「書劍」而竄紅後,一直以扮演正氣凜然的武林大英雄取勝,一旦演起時裝戲來,在形象上的叫座力就大減。
 

 

       
 

    潘志文略帶豪氣的說:「老實講,演古裝劇,單是念對白咋,我掩著半個嘴,都可以講贏人啦!」潘志文是有他自負的條件的,昔日他在港台當播音員,做過不少民間故事的廣播劇,他自言對歷史頗有研究,對語氣控制也較別人自如。

    「麗的這麽捧你,你倒該覺得開心啦!」

    「算係咁啦!」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說。不是嗎?前陣子,潘志文往星洲登台,因貪演二天,誤了日子返港開戲,累得麗的損失重大,但麗的一封警誡信,潘志文一聲:「係我唔啱。」事件便不了了之,當然囉,潘小生,何等人也?若是那些二、三流角色,早已被打下十八層地獄去了。

    潘小生一向都是奉公守法的麗的忠臣,何以今次咁唔聽話,爲多賺兩三天的登台費,連演員道德也忘得一乾二淨了?潘小生的聲音突然一沈,輕聲說:「你知啦,麗的啲開戲日期通常都唔准改架嘞,實係遲幾日嘅,所以我本想偷雞二日,以爲神不知鬼不覺,誰料今次麗的又會依時開戲,真是人算不如天算!」

    由次事件正好反映出麗的一向工作制度上的陋習,一提起麗的工作效率,凡藝員輩,無不炮轟之。潘小生也不例外,他以一貫慢條斯理的語氣說:「無時間觀念,又無適當安排,經常叫演員們白等,有時要納悶好幾個小時才開工,我自問良心,以前好守時架,但麗的嘅『例遲』作風,害得我都冇晒時間觀念咯! 」潘小生還表示麗的一向處事都靠奇迹,愛碰彩數,有問題不事先解決,讓其坐大……凡此種種,已是衆所周知,只是麗的死硬不肯改錯,所以,怪不得麗的總是趕不上無線了。